教育不公追问政策调整 恶性循环造成社会隐患

作者:不详  时间:2005/12/16 15:09:29  来源:瞭望周刊  人气:
  城市里的择校热,地区间的高考移民,农村学校入不敷出,示范学校设施豪华……在我国广大城乡之间,争夺优质教育资源的博弈随处可见,学生和家长在其中扮演的只是无辜和无奈的角色。 
  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只有一个:教育不公。值得关注的是,教育不公导致新的社会不公,成为建设和谐社会的隐患。 
  “农村学校像非洲,城市学校像欧洲” 
  “教育不公是最大的社会不公!”记者在山东、辽宁、陕西、北京等地采访发现,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学校之间大量存在的教育不公现象愈演愈烈。 
  位于陕北延安山窝窝里的寨子峁村小学是记者所见过的最小的学校,校舍由一口三孔窑洞构成:一间教室,一间办公室,另一间已经废弃。教室里只有一个讲台,十来张桌子。张华是村子里聘请的惟一代课教师,前几年的时候,村里的二三十个孩子依年龄大小编成学前班和一、二、三这四个年级,都挤在一口窑洞里进行复式教学,一个年级的学生上课时,其他几个年级的孩子就做作业或者自习。随着原来的孩子们升学,加上村子里的很多住户搬走,寨子峁小学的学生越来越少。学校的全部开支,来源于每个学生每学期35元的杂费。 
  与寨子峁村小学的简陋寒酸相比,北京市中心一所小学的现代豪华让记者感到震惊,可以说已经“武装到了牙齿”。记者在这所投资上亿元的小学看到,高标准的游泳馆、科技馆、图书馆、报告厅、地下车库、塑胶操场与发达国家的高水平学校并无二致,每个教室都配有电脑、投影仪等设备,学生衣柜、桌椅都是适合儿童特点的一流设施;有专门的劳技教室、书法教室、计算机房,可以供几个班的学生同时上专业课;教学楼、办公楼全部是高档装修,走廊里配有饮水设备,连学生厕所都像星级宾馆一样。这里一间教室的投入就超过部分农村小学一年的开支。由于师资力量强、硬件设施好,吸引了众多家长趋之若鹜。 
  许多基层学校校长向记者反映,现在城乡之间教育投入的不均衡现象极为突出,差距越来越大,“农村学校像非洲,城市学校像欧洲。”农村学校由于办学条件和师资力量差,近年来学生和教师大量向城镇流动。“一个年级一个班”的农村小学在很多地方已很常见。 
  高考指标嫌贫爱富 
  济南市一所高职的二年级学生小陈对记者说,自己的高考成绩480多分,在济南只能上一所高职,而在北京就可以上本科。“为什么一样的分数,却会有不一样的命运?这太不公平了!”记者调查发现,还有很多学生及家长和小陈发出一样的诘问。高考分数线、录取指标地区间的不平衡,成为人们对教育不公平现象的议论焦点。 
  由于北京、上海拥有的全国重点大学数量比其他省份多,重点大学录取名额投放大大向所在地倾斜,远远超过其他省份。因此,北京、上海的重点大学最低录取分数线比大部分省低几十分甚至上百分。今年山东的文、理科重点线分别为572分、597分,而北京的文、理线分别是486分、470分,分别相差86分和127分。去年,北大、清华分别在北京市投放指标308人、360人,南开大学在天津市的招生名额占总招生数的25%,复旦大学在上海的招生数占总数的40%,浙江大学在浙江的招生数占总数的70%。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周洪宇等人认为,重点大学分数线和招生指标向大城市、富裕人口、文化发达地区等强势群体倾斜,给社会带来了更大的不公平,容易导致经济文化落后地区与发达地区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 
  重点学校“肥得流油” 
  记者在山东、辽宁、北京等地走访了多所学校,发现政府对各级示范学校、重点学校的政策倾斜使其膨胀发展,造成新一轮差距的扩大。按辽宁省规定,沈阳、大连、鞍山等地省级示范高中择校费收费可达3万元。大连一所省级示范高中今年仅择校费收入就达420多万元,学校多媒体教室一应俱全,仅粉刷教学楼内外墙壁就花了几十万元,装修一个办公室七八万元。在职老师人手一台手提电脑,一身校服千余元。而其对口支援的一所普通高中,却连一个实验室都没有,买大屏幕的一两万元都拿不出来。 
  济南市一位小学校长对记者说,重点学校不仅政府投入大,社会支持力度也大。一所重点小学要盖教学楼,钢筋水泥全靠家长赞助,不用自己掏钱买,楼建成后还把剩余的建材卖出去挣了一笔钱。“而我们学校要建微机室,学校没钱又不能向学生收,当个校长可真难。学校是花钱的地方,现在生均经费连办公费都不够,学校如果不自筹资金,水电费都支付不起。” 
  一边是政府生均经费投入不足,普通学校发展乏力,一边是政府斥巨资打造精品,重点学校“肥得流油”。基层教育工作者对此意见纷纷,许多中小学校长向记者发牢骚说,在很多地方财政只保教师人头费,根本不拨生均经费,不是政府拿不出这个钱,而是教育政绩观在作怪。因为教育是个慢功夫,不如建名校、搞政绩工程立竿见影。他们认为,投资上亿元建一个学校,只能进一步扩大差距,造成新的教育不公。
  政策杠杆加剧两极分化 
  教育不公平现象为何愈演愈烈?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教育不公平现象的背后,是政府的“手”在作怪。正是由于政府公共职能的缺失,对教育的公共利益取向出现偏差,导致各种不公平教育政策的出台。 
  ——教育投入政策嫌贫爱富。由于义务教育财政责任基层化,地区之间财力差异直接造成了教育资源优劣差异。据了解,1998年,小学生均经费最高的上海与最低的河南相差近10倍,7年后,上海市的生均经费与河南农村相差了50倍。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善迈接受采访时说,学校差距的拉大正是由财政制度造成的,由于地方经济发展的不均衡,对教育的投入与地方财力挂钩,各地悬殊很大。 
  一些基层教育工作者表示,促进教育不均衡的政策太多了,农村学校本来就穷,教师培训要到城里去,但学校的生均经费反而少,城市学校相对富裕,政府给的生均经费反而多。基础教育本来投入就少,高等教育投入偏多,近几年义务教育实行“一费制”,除此之外的钱一律不能收,政府投入又不到位,使义务教育经费更加紧张,而高等教育政府投入就多,又可以收费,越是好学校日子越好过。 
  ——示范学校政策。上世纪80年代,我国开始逐步建立一批重点中学,目的是在我国教育资源总体短缺的情况下,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解决人才紧缺的问题。1995年,示范高中政策取代了重点中学政策。此后,“示范学校热”在教育领域升温,造成新一轮教育差距的扩大。 
  据了解,北京建设高中示范学校,多则给两亿元,少则给8000万元。教育部属院校的6所附属中学更新设备,每所都获得拨款5000万元。一些省市还制定政策,示范高中从学费到择校费都高于普通高中,越是级别高的示范高中收费越高。即使在一些教育经费短缺的地方,政府仍然不惜斥巨资建示范高中。记者在山东省一个经济欠发达县了解到,2000年该县投资5200万元,按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标准建设了一所高中,内部配备一流设施。而这个县到现在农村小学生均经费一分钱都没有。这种倾斜政策客观上加剧了教育的两极分化。 
  ——民办公助或公办民助政策。为弥补政府投入的不足,近年来,政府允许部分公立优质学校改制,实行民办公助或公办民助。即政府投入硬件、师资以及学校声誉等有形和无形资产,允许学校提高收费水平。记者了解到,济南市此类学校年收费达到2000万元左右,是公办学校收费水平的10多倍。许多家长对于这种高收费的民办公助学校无可奈何,他们抱怨说,“民办公助、公办民助政策实际是把教育当成了产业,只顾赚钱,不管公益性。” 
  北京宏志中学校长冯洪荣认为,真正的民办学校应该有独立法人,成立股东代表大会、监事会,而这种民办公助性质的学校只有家长作为股东,学生毕业后,家长的股东身份就自动结束。现行政策使部分优质学校变相高收费,获得了发展资金,同时也扩大了教育差距。北京165中学校长关宏杰说,为了扶持民办公助学校发展,政府允许他们提前招生,先把较好的生源挑走了,与普通学校在生源上形成很大差距。 
  教育不公的危险循环 
  济南市一位姓郑的低保户无奈地对记者说,孩子上初中二年级,只能按片就近升入一所普通中学。这所学校设施差、师资力量弱,有本事、有钱的家长都让孩子择校了,留下的学生越来越少。“谁不想让孩子上好学校?我们这一代人已经这样了,就指望孩子能有出息,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可是我们家长没钱、没地位,孩子上不了好学校,只能一代跟着一代受穷。”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杨东平认为,学生的家庭背景已经强烈地影响到了受教育机会,同时教育不公进一步加大了社会阶层分化。由他负责的课题组在对10城市四十余所高中的调查中发现,约有1/5的学生通过交赞助费和择校费进入高中,城市重点学校的择校生比例最高,为25.2%;此外,还有6.5%的学生动用了社会关系。城市重点高中,来自高阶层家庭的学生是低阶层的1.6倍,低阶层的学生在非重点中学的比例最高;中上层家庭的孩子约62%进入重点中学,而低阶层家庭的孩子约60%在非重点学校。 
  国家总督学顾问、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陶西平认为,当前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学校之间的教育差距越来越大,长此以往,就会引发社会矛盾。北京师范大学杜育红等专家认为,教育是一种社会调节器,使各种人有公平晋升的台阶。现在教育存在的不公平实际上把贫寒子弟晋升之路给堵住了,从而使教育丧失其调节功能,无法往社会上层流动。如果农民永远是农民,农民工永远只能是农民工,就会形成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绝不能因为社会不公平而加大教育不公平,又因为教育的不公平反过来进一步加剧社会的不公平,形成恶性循环,造成社会隐患。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