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陵奇迹——中国义务教育的“黑色幽默”

作者:柴会群  时间:2005/12/5 23:16:10  来源:南方周末  人气:

  “一个校长决定一所学校”

  1992年铜陵四部门联合出台文件之后,择校之风并未应声而止。一些或者精明、或者有“关系”的家长,仍然能挤进当时的市一中(现十五中)。政府尽管措施不断,比如,为了规避过多的“投亲靠友”现象,规定只有小孩与父母同住才算在“片”内,此外还规定户口在升学前某时间段内变迁无效等等,但是,来势汹汹的择校风仍难以遏制。

  “事实证明,对于择校只靠堵是堵不住的,也是不应该的。”汪其惠说。

  于是,加强“薄弱学校”建设,缩小各学校之间的办学差距,就成为解决择校问题的必然要求。这被汪其惠认为是“ 治本之策”。

  从1996年起,铜陵市教委陆续从市区中学及教委机关调骨干到周边薄弱学校任职,比如将教委办公室原主任黄寿嵚派至西南郊区的九中,将教委教研员朱闩根派至刚刚整合而成的望江亭小学,现任教育局副局长徐少明当时被派至因严重污染丧失生源的七中当校长。近年来,铜陵先后将30多位市区教学骨干派至薄弱学校。

  在这个过程当中,铜陵五中堪称范例。

  孙致庆至今仍清楚地记得1996年8月21日这一天。当天,教委原党委副书记、现教育局长金燕送他与正校长孙锡山赴铜陵五中上任。一同去的,还有另一位副校长刘源泉。

  这是铜陵市教委为五中精心搭建的班子。3人均为原单位业务骨干。事实上,3人开始都不愿赴任,并都找到了充足的理由拒绝。但最后,因为是党员,他们仍不得不“服从组织安排”。

  孙致庆回忆,当时五中的情形是:野草从生,牛羊遍地,教室里到处是烟头、纸牌。

  更严重的是,市区坚持的“划片招生,就近入学”在此根本行不通。生源年年大量流失,学样附近一家工矿企业是五中的主要生源片区,结果这里凡是科级以上的干部,都把小孩迁至市区上学。孙致庆刚上任时,全校学生仅有567人,其中高中3个年级共计64人,可谓享受“研究生待遇”。与此同时,全校有20名教师申请调动。

  刘源泉将以上概括为“学生思转,家长思迁,教师思调”。

  目睹此种境状,3人痛下决心改变,并为此立下君子协定:每天6时之前准时到达五中。为此,他们必须赶早晨5点半的4路首班车。通常,这班车上仅有5个人,3个校长,外加两个早起到郊区的猪肉贩子。长此同行,校长们与猪肉贩子成了朋友,此后买肉可便宜几毛钱。

  为了招得生源,三校长在片内家家拜访,此外还一度跨江赴外地招生。经过努力,生源稳住了,稍稍带点幸运的是,次年学校竟然出了11个本科生。以前招录一名飞行员本科生都要敲锣打鼓的五中,由此声名大振。

  谈及“扶持弱校”,孙致庆认为,根本在于政府要有公心,对弱校真正倾斜。至于如何倾斜,“钱在其次,人才是第一要素——一个校长决定一所学校”

  不过,铜陵市政府同样在财物方面向各薄弱学校倾斜。孙锡山上任后不久,五中便从教委分得26台486电脑,而当时一中用的不过是286。

  “中考移民”与“择班择师”

  在铜陵,能进市一中就等于一只脚踏入了大学。家长们让孩子上好初中的直接目标,就是为了能考取一中。但1998 年起,铜陵一中被要求“定向”招生,这一措施被前来铜陵参加“全国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研讨会”的多位专家认为是铜陵市区实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扶持弱校的一种制度化努力。

  这一年,铜陵中考发生了一个显著变化,市教委所属的各所初中,皆按“人头”——而不是学习成绩——分得占总额 30%的市一中高中名额。此举让那些教学质量相对较差的初中大为高兴,却让一中校长方兴“耿耿于怀”,因为此举意味着他不能全部招到最想招的学生。今年由于生源原因,铜陵一中破例出现了“公费生”未能考上本科的现象,方兴认为很大程度上是“定向”招生的原因。

  今年从铜陵十五中毕业的刘明(化名)就是一个例子。他甚至后悔上了这所被家人认为是全市最好的初中,以他的中考分数,如果在一所较差中学的话,本来是可以上一中的,可是因为在十五中的缘故,他落榜了。

  今年,各校“定向”比例扩大到60%,这使得各校内部考取一中的分数线,最多能差到40分,并导致出现许多刘明这样的“冤枉”个案。

  于是,“中考移民”悄然兴起。

  为了增加考取一中的概率,精明的家长们想到了这样的办法:小学升初中的时候,让孩子进入一所相对较差的学校,然后保留学籍,再到教学质量较好的初中“借读”。这样中考的时候,仍可以用原来学校的名额。或者相反,在一所相对较好的初中就读,快到中考时,通过关系转移学籍,去占弱势中学的“便宜”。这种做法,表面上看跟以前的中小学择校正好相反,然而实质却完全相同:都是为了让孩子能考上一中。

  “中考移民”也很快引起铜陵市的注意。今年9月,市教育局出台文件,加强了初中学生学籍的管理,要求“人在籍在”,明文规定在毕业学校就读满两年的学生方可享受切块指标,且初二、初三的学生原则上一律不得转学。

  另一种区别于传统“择校”的现象是,在铜陵市小学、初中择校现象已经不再明显的情况下,“择班”、“择师”现象愈发突出。对教育越来越内行的市民们渐渐相信,给孩子找一所好学校还不如找一个好老师。在不少中学,由于“择班”驱动,一个口碑好的老师所带的班多达七八十人非常正常。而在某小学,一位“名师”所带的班中竟然有80%是凭“关系”进去的。对于这种现象,铜陵二中副校长孙致庆深感无奈。“惟一的办法,就是提高其他老师的教学素质。”

  对于铜陵治理择校的成果,尽管已经受到教育部的肯定,但当地政府仍尽量保持低调。本报记者试图就此采访铜陵市有关领导,均被婉拒。市教育局副局长徐少明坦言:“我们只是在市区范围内基本实现无择校现象,城乡之间的差距还是明显存在的。”

  此言不虚。记者调查得知,远在矿区的一些家长,有的仍然到市区“择校”,为此,他们宁愿在城区租房,忍受每天上班奔波之苦。而另有少数家长,则几家包租一辆面包车,每天接送各家小孩到市区上学……

  “为了一切孩子”

  分管普教长达12年的教委前副主任汪其惠,是铜陵推行义务教育均衡的见证人和推动者。不过,在他看来,无论是 “划片招生、就近入学”,还是定向切块,都不是铜陵的发明。“我们只不过是根据义务教育法和教育部、安徽省有关文件精神照做了而已”。

  在教育界有这样一句名言:“为了一切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一切为了孩子”,而汪其惠最看重的是第一句。

  1991年铜陵市“卖户口”之后,市区中小学远远无法满足上学需要。许多本来期望通过买户口在铜陵上学的外地人叫苦不迭,因为他们是第一批被挡在学校门外的户主。汪其惠对此深感不满,“既然卖给人家户口,为什么不让人家上学? ”结果,通过他的努力,许多外来户解决了上学问题。一个外地人找到汪其惠,没花一分钱上了学,他大感惊讶:就这么简单?汪其惠说,你小孩有铜陵户口,当然得有学上。

  孙锡山上任五中之后,由于高中生源严重不足,向市教委请示向外地招生。因为当时尚无先例,有人对此表示了疑虑。汪其惠双手赞成:“不少市领导的孩子不就是外地生源?他们能上,为什么别人不能上?”当时,铜陵市领导有几位原为上海知青,他们的孩子通常是上海户口,但在铜陵读书。

  除了被称为“公道”,汪其惠还被认为“头难剃”。某年中考,未经教委同意,一中校长受到某位市领导的压力,私下招收十几名择校生。此事不知被谁捅出,市民议论纷纷,有人向市委、市政府上访。主管普教的教委副主任汪其惠得知后大怒,坚持让一中校长公开检查,有领导为其说情,汪其惠称:“他不写,我就辞职。”最后,一中校长迫于压力“违心”检查。时隔多年以后,汪其惠坚持认为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招生秩序全给打乱了,(如果不这样)以后教委就没法工作了”。

  对此汪其惠有深刻教训。在一中校长写检查事件之前,有一年为了缓解教委和一中的压力,教委决定在中考基本完成录取工作后,再放出40个一中自费生名额。录取之前一天,各“关系户”接到电话,被告知次日到银行排队交钱办手续。然而,此事仍然迅速在这个小城传开。结果第二天,银行门前排起了长龙,市民争相交钱进一中。有人担心赶不上名额,干脆连包带钱往银行柜台上扔。此事之后,铜陵市民长了“经验”,次年中考,许多只能考取普通高中的学生坚持不转档案,等着一中再放名额。招生秩序为此大乱。“招生是个万众瞩目的大事,口子一旦放开,就很难合上了。”汪其惠说。

  因为择校生名额问题,汪其惠“得罪了不知多少人”。“我干教委主任凭的是天地良心。”汪其惠答。

文章评论

共有 6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 我心不平 于07-23 08:48发表评论: 第6楼
  • 学生到处跑,原因何在,学生考不好埋怨教师教不好,有谁关心了一下广大农村教师,在农村教学,买房连个地方都没有,退休后连个安家地方都没有,市里教师学校有集资房,可农村教师呢.谁关心过
  • 不平 于03-03 16:25发表评论: 第5楼
  • 如此办教育只能称为“崭首”行动,是教育的变态,是穷国办教育的方式!为什么政府不想办法多加投入培训师资、搞好各校的教育设施?而要牺牲教师的利益,造成“你穷我也好不到哪里”的局面呢?
  • 晌铭铭 于03-03 16:15发表评论: 第4楼
  • 如此也许老百姓是平等了,可老师不就成了有家难回,颠沛流离的人了吗?大城市的老师不更苦吗?因为要到处调动哈。
  • 黑金 于12-12 10:31发表评论: 第3楼
  • 中国,怎一个“假”字了得?
  • 任平生 于12-10 08:27发表评论: 第2楼
  • 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平衡本身反映了国家政策上的漏洞,也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问题的关键在于国家的教育投入不够,去日本看看吧,最好的建筑是学校,待遇最好的职业是教师,日本把马关条约两
  • 不想说话 于12-06 13:26发表评论: 第1楼
  • 我是铜陵人,我最有发言权,简直是弥天大谎,那些调查户口的老师不压于“敌后武工队”,他们是在查哪些人非得交钱不可的。是有不交择校费的人,他们要么能找到哪个领导,要么用钱买通了某个校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