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组经典文学作品开头,简而得当!

作者:不详  时间:2023/9/22 17:01:10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24组经典文学作品开头,简而得当!
  01
  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
  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
  ——[俄]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
  02
  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沈从文《边城》
  03
  要了解一个已经死去一千年的人,并不困难。
  ——林语堂《苏东坡传》
  04
  世界上所有的孩子都会长大,只有一个例外。
  ——[英]詹姆斯·巴里《彼得·潘》
  05
  家住女贞路4号的德思礼夫妇总是得意地说他们是非常规矩的人家,拜托,拜托了。他们从来跟神秘古怪的事不沾边,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那些邪门歪道。
  ——[英]J.K.罗琳《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06
  那天晚上,我才知道你已存在:为了战胜虚无,一个生命降临到世界。当时,我睁开双眼躺在黑暗中,我蓦然确信你就在那里。你存在。仿佛一颗子弹射中了我,我的心停止了跳动。当你再一次撞击我时,无限的惊奇便在我心中涌起。
  ——[意]奥里亚娜·法拉奇《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
  07
  倘若我今天要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我长大成人的那个时代作一个简明扼要的概括,那么如果我说:那是一个太平的黄金时代——我希望我这样说最为精辟。
  ——[奥]斯蒂芬·茨威格《昨日的世界》
  08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子君,为自己。
  ——鲁迅《伤逝》
  09
  我们所要介绍的是祥子,不是骆驼,因为“骆驼”只是个外号;那么,我们就先说祥子,随手儿把骆驼与祥子那点关系说过去,也就算了。
  ——老舍《骆驼祥子》
  10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那一年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农村。
  ——余华《活着》
  11
  人生的岁月,如流水地一般过去。
  ——张恨水《金粉世家》
  12
  七月初,时当酷暑,傍晚,有个年轻人从他向C巷二房东租来的一间小屋里走出来,慢慢地、犹豫不决似地朝K桥方向走去。
  ——[俄]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
  13
  假如音乐是爱情的食粮,那么奏下去吧;尽量地奏下去,好让爱情因过饱噎塞而死。
  ——[英]威廉·莎士比亚《第十二夜》
  14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
  ——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
  15
  太阳从大玻璃窗透进来,照到大白纸糊的墙上,照到三屉桌上,照到我的小床上来了。我醒了,还躺在床上,看那道太阳光里飞舞着的许多小小的、小小的尘埃。
  ——林海音《城南旧事》
  16
  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濛濛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
  ——路遥《平凡的世界》
  17
  我哥哥杰姆快满十三岁的时候,胳膊肘遭受了一次严重的骨折。等到伤痛痊愈,他也不再担惊受怕,唯恐永远也玩不成橄榄球之后,就很少想到自己受伤的事儿了。
  ——[美]哈珀·李《杀死一只知更鸟》
  18
  故事没有开端,也没有结尾:作者从自己经历中选择那个可以让其回顾以往或者放眼未来的时刻时,完全是任意的。
  ——[英]格雷厄姆·格林《恋情的终结》
  19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
  万里飞雪,将穹苍作洪炉,熔万物为白银。
  ——古龙《多情剑客无情剑》
  20
  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地从两浙西路临安府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小孩,正自聚精会神地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
  ——金庸《射雕英雄传》
  21
  风刮得很紧,雪片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没有目的地四处飘落……已经到了傍晚,路旁的灯火还没有燃起来。街上的一切逐渐消失在灰暗的暮色里。路上尽是水和泥。空气寒冷。一个希望鼓舞着在僻静的街上走得很吃力的行人——那就是温暖、明亮的家。
  ——巴金《家》
  22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罗贯中《三国演义》
  23
  有一个传说,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它一生只唱一次,那歌声比世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它就在寻找着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棘刺上,在那荒蛮的枝条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它超脱了自身的痛苦,而那歌声竟然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反正那个传说是这么讲的。
  ——[澳]考琳·麦卡洛《荆棘鸟》
  24
  你即将开始阅读伊塔洛·卡尔维诺的新小说《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意]伊塔洛·卡尔维诺《如果在冬夜,一个旅人》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