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屈气亦壮,一语扭乾坤——谈鸿门宴中樊哙的说话艺术

作者:西安市庆华中学王衡云  时间:2008/8/12 8:50:13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理屈气亦壮一语扭乾坤
  ——谈鸿门宴中樊哙的说话艺术
  西安市庆华中学王衡云
  《鸿门宴》是《史记.项羽本纪》中的精彩片断,文章塑造了刘邦、项羽、张良、范增四个性格鲜活的人物,矛盾冲突彼伏此起,扣人心弦。最令人惊叹的当数樊哙闯帐后的一番话。
  据史书记载,项、刘二人辞别怀王,西进伐秦。项羽专找秦军主力作战,甘冒石矢,身经百战,威震敌胆;而刘邦投机取巧,绕敌而行,为的是早进关中先入咸阳,一门心思要做关中王。他遣将守关,本是欲与项羽分庭抗礼,正如曹无伤所言。他的这种小人行为激怒了项羽,后来靠着拉拢项伯才用谎言暂时平息了项羽心中的怒火。而鸿门宴上,交杯换盏之间,杀机四伏;刀光剑影过处,性命难料。
  樊哙乃一介武夫,屠狗出身,而在鸿门宴上,面对“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威武残暴的项羽,理屈而能气壮,有勇有智,有理有节,显示了高妙的语言艺术,保住了刘邦性命,改写了中国历史,可谓“一语扭乾坤”。试析如下:
  当他从张良口中得知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时,说“此迫矣,臣请入,与之同命”。但他并非要进帐去逞匹夫之勇,而是要设法保住刘邦性命,所以闯帐之后,先演了怒发冲冠那一幕,对项羽的问话也不作答,而由张良介绍:“此沛公之骖乘樊哙者也。”
  然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似乎憨实不善言谈,但当项羽问:“壮士,能复饮乎”时,他巧妙地接过话头,引申开去,由能否再喝酒转到怕不怕死的问题上去:“臣死且不避,卮酒安足辞!”明是说自己不怕再喝酒,实则是暗示:他们一伙是不怕死的英雄好汉,如果逼急了,他们也会来个鱼死网破的。
  接着举眼前他们灭秦的事实为例:“夫秦王又虎狼之心,杀人如不能举,刑人如恐不胜,天下皆叛之。”说明残暴必失人心,暗示项羽:如果你效法秦王,天下人必然背叛你。对于亲手灭掉强秦的项羽来说,这一旁敲侧击无异于当头棒喝,使他不能不心存顾虑。
  樊哙再抬出怀王给他们的共同盟约来:“怀王与诸将约曰:‘先破秦入咸阳者王之。’”那么,刘邦先入咸阳,称王自是名正言顺,而刘邦的风格却特别高尚:“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之出入与非常也。”瞧,刘邦姿态多高,先入咸阳而把功劳让给项大王,又遣将守关防盗,想的多么周到,对你项王多么忠心。谎言编得如此圆满,和刘邦在项伯面前的谎言如出一辙,三人成虎,不由项羽不信,心中哪能不为自己气量小而自责不已呢!
  更有让项羽感到良心不安的:“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臣,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人家刘邦如此“劳苦功高”,自己却要设宴杀之,太不够哥们了。“此亡秦之续耳”更让项羽觉得必须悬崖勒马、痛改前非了。“窃为大王不取也”一句,把掩盖刘邦罪行,以假乱真的用心用替项羽着想的漂亮外衣包装起来,更让项羽惭愧不已,再无杀刘邦之意了。因而当刘邦以如厕为名溜走时,他还处在两难选择之中,未有以应。
  如果说刘邦自己用谎言赢得了项羽的一时信任而得到了片刻安闲,那么,樊哙的乙烯谎言则彻底打消了项羽杀刘邦的念头,可谓是:理屈气亦壮,一语扭乾坤。
  (此文曾发表于《渭南教育》,联系邮箱:qhzxwh@yahoo.cn)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