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作文素材——2009年“两会”十大言者

作者:不详  时间:2009/3/20 18:09:57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当人们从 “两会”的政治盛宴四散而去,留下的是什么?是代表委员们在会上的言说。
  尽管相当多的代表委员多年来习惯鼓掌叫好,或习惯于沉默倾听,但有部分代表委员在庞大的政治话语体系中保持一份平常心,用良心来履行自己的职责,用真言为读者留下了忧国忧民的生动记忆。
  这是南方周末连续第四年推出“两会十大言者”。让我们在这里记录,2009的两会上,那些珍稀的言说。
  诤言院士钟南山 炮轰“歌功颂德”
  “两会”上,人们听惯了代表们对政府工作报告的赞赏和喝彩,今年,对这一现象最直率的批评,来自耿直的院士代表钟南山。
  3月10日广东人大代表团分组讨论中,他的发言令满场皆惊,继而掌声一片:“领导不在的时候,代表们发言挺多,而且讲得很深。领导在的时候,很多代表10分钟的发言,8分钟用来对报告、对自己歌功颂德。我感觉这样的气氛不太好。”
  他说出了许多代表想说但缺乏勇气说出的话。他是医生,看到的正是“两会”会风背后的病灶所在。
  73岁的他仍然锐气十足。他不限于批评会风,对医改、劳动合同法、政府工作报告的缺点,他都直率说出自己的观点。
  他说:“譬如劳动合同法,我听到很多负面的声音,但现在是一片赞扬。”
  有评论者呼吁,人大代表当学钟南山!其实,代表们不是不想学,是有时候不敢学也。
  敢言教授葛剑雄 记者眼中的“珍稀动物”
  葛剑雄每年“两会”都是“炮手”,今年也不例外。“两会”前,他便已通过媒体提出意见:“‘两会’的座位安排,可否调一调?”
  今年“两会”,他继续放言:“‘两会’提案议案质量下降”、“浙大请金庸当博导不合规定”、“惩腐不力学术造假将蔓延”、“教育经费连及时发放都无法保障”……他再一次成为媒体最为热衷采访的人士。
  他批评“两会”提案议案质量下降:代表委员们都不是专职的,很多人平时非常忙,很难有时间对社会做全面的观察。“不少提案议案没有调研”,“有些委员连参加“两会”都是早上动手术下午来开会,他能提出什么高质量的提案来?”
  他认为,“两会”需要设立专职委员或代表了,至少应该从有“专职常委”开始。
  葛老师是记者心中的“宝贝”——官员代表、委员不愿受访,许多群众、企业家代表、委员又只喜欢说好话,敢言的他自然成为“两会”记者眼中的“珍稀动物”。
  较真代表李永忠 算账算出大文章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中人集团建设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李永忠善于算账。这一次“两会”,财政预算让他算出了名堂。
  3月7日分组审议今年财政预算报告时,李永忠发现:“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报告里,有关2008年的财政执行数出现了2次,前后数据却相差100多亿元!
  他质问:“这是误差,还是印错?一个国家的财政预算报告,同一项支出的数据相差怎么这么大?”“国账”太高深莫测,所以每年不少代表们只能提出一项批评,那就是“看不懂”。这次李代表不仅看懂了,而且挑出了“国账”里的“大名堂”。
  舆论哗然。国家财政部随即以书面形式解答,并专门派人向李永忠解释,称是数据编制口径不一所致。
  李永忠还有很多生猛批评,和钟南山有得一比。他公开批评一些地方国土部门卖地盖办公楼,甚至直接称呼某市副检察长为“打捞队长”,“到处捞利益,捞好处”。批评预算,只是他最引人关注的一次亮相而已。
  但很可惜,这似乎是本次人代会上极少有的一次对预算的质疑。
  清醒学者宋林飞 一语惊醒梦中人
  “你都定了,要我们来干吗?”
  语出全国政协委员、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院长宋林飞。“两会”期间,他听到财政部副部长廖晓军抛出“个税起征点暂不会调”、“印花税没有下调空间”、“遗产税征收目前还不具备条件”之后,愤然出言质问。
  他认为,这样的大事决定权不应该在一个部委,“代表委员们还没讨论,你表什么态?”
  宋委员一句话,激起了公众长期以来的愤怒。等媒体舆论骂翻了天,廖副部长方才醒悟,急忙补救。他解释说,这说法“纯属误会”,不过他个人认为,“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得越高,对富人越有利”。
  宋林飞还将矛头转向与自己有密切关系的《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认为方案应暂缓实施。他批评:“决定事业单位改革的意见,怎么没有我们事业单位人员的主流意见?劳动保障部以为我们都是傻的,我们智商又不低……”
  今年61岁、已连任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的宋林飞,以激情和直率,为本次“两会”制造了一句流行语,成为政协委员里的明星。
  率真委员黄因慧 跟教育部直接“叫板”
  这似乎是人们在本次“两会”上听到的最激烈、最口无遮拦的发言:“教育部搞大学教学质量评估,管到大学课件、教案是否规范,劳民伤财,鸡飞狗跳。你管大学校长的事干什么啊?你吃饱了撑的。那大学校长干什么呀?”
  3月10日,在政协致公党分组讨论上,江苏省政协副主席黄因慧大批教育部。
  这样的“粗话”似乎不符合一个政协副主席的口吻。斯文的“两会”上,我们早已习惯了许多代表委员们的温良恭俭。
  他更多的话语同样精彩:“教育部把我们高校都害惨了,把我们分三六九等,制约学校去跟别人竞争。你再有本事,要想从这个层次跳到那个层次,想也不要想。其实这不仅害了排名靠后的学校,也害了清华北大。它们就是吃老本,仍然全国排名第一,但在国际上排名还是那么靠后。”
  黄因慧批评教育部的大白话,赢得在座委员一片喝彩和热烈响应。
  书生意气李蓝 “我绝对要投反对票”
  温文尔雅的全国政协委员李蓝,在讨论今年两高报告时“抢了一次话筒”。
  这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方言研究室副主任以激烈的言辞,批评最高法院工作报告里,竟然没有提及原副院长黄松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事情。
  “黄松有可不是一般人物,他身上有无数光环,在五所大学担任兼职博导,每年都有论文发表,而且在案发之后还能获奖,可见他对中国法院系统影响非常大。他的涉案极大损害了司法系统公信力,但最高法院工作报告里没有正面提到这一点。对此我很失望。”
  “如果要我投票,最高法院的这个报告我绝对要投反对票!”他说。
  但他的讲话遭到法院、检察院几位委员的“反击”。在座一些委员怀疑这几个司法界委员是“托儿”,为小组讨论定调子。
  是不是托儿并不重要了。李蓝不是人大代表,没有投票权。
  奋起疾呼梁慧星 直言司法腐败 
  在本次“两会”上,似乎只有他如此犀利地批评司法腐败:“司法腐败已经到了令人不能容忍的地步。我都感到受了侮辱,是我的耻辱,也是中国司法界、法学界、法学教育界的耻辱。
  他说:“现在想来十多年前,有人劝我去最高院,幸亏我没去。
  他说:“我给最高法的报告打50分,给最高检的打80分。”
  他是梁慧星,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委员、著名法学专家、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
  在本次“两会”上,梁慧星还多次从法律角度奋起疾呼,从源头上解决刑讯逼供问题。他认为,解决这个问题最大的反对声来自公安部。如果公安部把部门利益放下,就能够最简单、最直接、最有效地解决刑讯逼供问题。
  作为知名法学家,梁慧星在司法界肯定朋友众多。能抛开种种顾虑,对司法腐败直言不讳,他的坦诚和理性,值得铭记。
  真话高官段正坤 四问“躲猫猫”
  “公安部门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应该把羁押权放在一个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第三方机构中。”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司法部原副部长段正坤,被媒体描述为大胆敢言。“两会”期间,他对云南躲猫猫事件发出尖锐“四问”,在网络引起强烈反响:
  “看守所的监控设备长时间失控,为什么?国家每年拨的经费哪里去了?房间封闭管理,出这么大的事情,管理人员是怎么管理的?事情发生以后,为什么管理人员不去查找原因?”
  他还公开表示,“云南发生的‘躲猫猫’事件实际上只是冰山的一角!这次是暴露出来了,没有暴露出来的,不知还有多少,比如佘祥林冤案。”
  段委员今年64岁,在司法界浸淫多年,对中国司法改革进程知根知底。在司法领域,他说“冰山一角”,现实大概只会更严重。
  退休校长朱清时 教师可纳入公务员队伍
  全国政协委员朱清时在会上建议:“要鼓励优秀教师服务农村贫困地区,必须把中小学教师逐步变成国家公务员!”在“两会”上迅速引起热议。
  作为中科大的老校长,朱清时一直享有敢言的美誉。
  他忧心于学术腐败问题:“近20年来,对学术不端行为的过度宽容,导致更多的人铤而走险,不劳而获。”“对学术道德不端的行为也要严打。”
  他猛批文理分科,但也认为问题要从根子上改起——高考不改革,教育结构不调整,“取消文理科”也是白讨论。
  朱清时自言崇尚真理,绝不会为了出风头而乱说。不过,只要是“想想有道理的,一定要说”。
  执着律师韩德云 官员财产一定要公示
  大胡子韩德云不是“炮手”,他以律师的理性与执著,此前连续三年在“两会””上推进一项工作:建立公务员财产申报制度。
  三次提议皆如泥牛入海。古谚云:事不过三。他不听,颇不“知趣”地在今年人代会上第四次提出,制定公务员财产申报法。
  他一写6000字,包括3000字的法律草案——干脆连具体的法律条文都帮忙拟好了。
  公布官员财产,呼声可追溯到1988年。1994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甚至已将财产申报法正式列入立法规划。与此并存的现实是:官员贪污受贿金额越来越大、犯罪年龄越来越轻、范围分布越来越广。
  他2007年和2008年的相同议案,得到监察部两次回复。一次书面回复:正在积极研究和起草,但时机还不是很成熟。第二次口头回复:目前还在积极研究和起草。
  不知我们这位执著理性的韩德云代表,今年会得到监察部的什么答复?不知在明年人代会上,这位“堂吉诃德”般的大胡子代表,会不会再一次认真而执著地,在议案上写上“公务员财产申报”几个字?
  高考作文素材----2008“两会”十大言者
  每年“两会”,总有代表、委员情绪激昂地对着镜头说着似曾相识的话。这是一些绝对正确但不可或缺的言论。
  比如,总理温家宝赴某团参加小组讨论,某企业家要求发言,一口气说了几十分钟,大意为去年该企业纳了多少税、为社会提供了多少就业机会、在国外其中文广告如何醒目云云,省领导几次打断,也没有拦住。
  与此相比,“两会”言者为民请命、激辩国是的声音依旧值得记录,他们的发言或许并不全面,或许“过于刺激”,但他们说破了一些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事情,我们尊重他们的言说。
  王兆星:银行应给每个人国民待遇
  在南方周末和腾讯网组织的网络投票中,王兆星的票数出人意料地高居榜首。腾讯网友留言说,“王兆星最有人支持,社会更需要公平。”
  王兆星言论的中心思想很简单,那就是银行不能歧视弱势群体,公民的每一分钱都值得同样的尊重。他说,“目前各个银行都是市场化经营,每家银行都有不同的目标客户群。但就监管部门的角度而言,希望各大银行在向富人提供服务的同时,也应当更好地为老百姓和弱势群体提供好服务,不要搞歧视待遇,应该提供国民待遇。”
  全国人大代表、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是3月14日在大会新闻中心接受中外记者的集体采访时说这番话的。
  此前,某些银行在网点推出了所谓“贵宾号”、“外国人号”,出现了一方面有钱人、外国人在银行不用排队,而另一方面普通老百姓要在银行长时间排队的问题。
  刘锡荣:不仅要廉洁的公务员,还要廉价的政府
  3月10日,中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代表在浙江代表团小组会上发言建议,制定五部新法反腐败。
  这位有着多年地方从政经历的官员痛陈有些地方基层政府的人浮于事,如,解放初期,大的县机关也就一百多名干部,而现在,一些乡镇机关的干部竟多达四五百人,既增加了人民负担,也增加了教育、管理、监督成本。
  刘锡荣说自己任中纪委副书记时,负责联系西部省份,某省一官员在担任人事厅长时,把15个亲戚“农转非”安排到机关当公务员。上行下效,他老家一些官员也纷纷安插自家亲戚当公务员,最小的居然才5岁。某县配了17名副县长,副县长又要配秘书、驾驶员。所以,急需制定行政机关编制法,一旦确定职数,一个都不能超。
  “我们不仅要廉洁的公务员,还要建设廉价的政府。”由中纪委原副书记说出此言显得意味深长。
  李金华:改革发改委
  “两会”期间,人民网、新华网等网站都发表题为“李金华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印证‘不让老实人吃亏’”的网友文章。文章说,“老实人”李金华能担任政协副主席,令人吃惊,印证了中央先前提出的在选拔干部问题上“不能让老实人吃亏”,不仅仅是一种姿态或口号。
  换了身份的李金华果然不负众望,依旧毫不袒护中央部委痼疾,“本来发改委就是机构改革的龙头,需要改革的就是它,它去牵头搞机构改革,这个怎么可能呢?”“有一个中央政府部门,下属单位就有一百多个,既有儿子部门、孙子部门,还有重孙子、重重孙子部门,三五个人就成立个部门,挂个牌就收费。”
  李金华的发言并不满足于揭露问题,亦提出更加理性的解决之道:“中央部委直属机关存在的问题由来已久,国家应该对这些问题进行持续和深入的研究,最好不由政府部门自己提出改革方案,请专家学者经过调研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郭松海:权力寻租制约房地产市场监管
  “房地产宏观调控的效果并不理想,部分大城市房价仍在快速增长,市场秩序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好转,房屋、土地隐形市场中税费仍在大量流失。”在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经济学院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郭松海看来,前几轮的房地产调控实际上是失灵了。
  与有的代表、委员把开会当作例行公事,提一些无关痛痒的议案、提案了事的做法迥异,郭松海不但大胆直言,而且术业有专攻,发言被称为质量很高,他一针见血地指出,房地产调控失灵的最大问题在于调控体制本身。
  吴正德:人大可以弹劾法官
  虽则“两高”工作报告较之以往,满意度已有提升,但司法公正的问题依旧是此次“两会”的焦点。
  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副主席吴正德此间对媒体表示:“为了保证司法公正,克服地方保护主义,应该建立全国人大和省级人大对法官的选任、弹劾制度。”
  吴委员说,“理想的制度设计是重新设置司法区划,让一个基层法院辖几个县级行政区域,上至一个高级法院辖几个省级行政区域。最高法院法官、高级法院法官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中级法院和基层法院的法官由省级人大常委会任免。并在省级人大常委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设立专门的机构,负责对法官的弹劾案进行审查,然后交常委会审议。逐步建立法官终身制,法官任职非因法定原因和法定程序,不得免职,从而使法官的任免区别于行政官员和人民代表的正常更换。”
  张茵:争议劳动合同法
  作为新阶层代表的张茵委员,在今年政协会议上提交三份提案:取消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免税进口利于节能减排的高效设备和降低个税税率。
  这三个提案在公众中备受争议,以至于有人认为张茵在为富人说话,甚至有委员当时就提出反对意见。对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茵委员声称,“我觉得每个政协委员都有自己的角度。”
  张茵强调她是一个企业家,作为政协委员,她只在乎自己讲的是不是真话。尽管其坚称自己是为国家利益说话,但她也毫不讳言自己的为富人减税论调,并表示,个税太高将影响白领为国服务。
  可以说,参与“两会”的代表委员,都是我们民主政治下的“代议士”,在公共政策的辩论平台不敢为自己所处的利益群体据理力争的代表委员,其不仅很难当上代表委员,更容易受到自身所处利益群体的批评。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应该宽容甚至鼓励张茵这样具有“纯粹”和“充分”代表性的发言,我们也希望看到各利益阶层在“两会”平台上的辩论和博弈能逐步正常化,也逐步为公众所接受。民主政治的力量也会在此间发轫。
  张大方:重唤绿色GDP
  “要GDP也要绿色GDP。”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上,在湘全国政协委员、九三学社湖南省委主委、省信息产业厅副厅长张大方再次公开呼吁,尽快全面实施绿色GDP核算。
  张大方说,“长期以来,对各级官员和干部的政绩考核指标内容不少,但实质上只有传统GDP才是惟一的硬指标。只要GDP上去了,政绩也就显现出来了。”
  张大方建议将绿色GDP纳入我国统计体系和干部考核体系,确立环保评价一票否决机制;实行行政首长以“绿色GDP,特别是人均绿色GDP”为核心的政绩考核体系,从根本上改变党政官员的政绩观。
  如何操作呢?张大方说,为如实反映我国经济发展状况和潜力,体现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建议国家统计局牵头,会同农林、水利、矿产、土地、环保等部门,建立我国绿色GDP账户。
  宗庆后:把工薪阶层从个税征收主体中解脱出来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建议:个税税前扣除额应上调至5000元,以降低工薪阶层税负。
  3月起,我国个税起征点从1600元/月上调至2000元/月。宗庆后认为,这一调整幅度跟同期物价上涨幅度相比,显然滞后了。
  宗庆后刚一抛出上调个税税前扣除额的提案,就引来网友热议,支持之声不绝于耳。随着工资收入的不断提升,越来越多的工薪阶层进入征税范围。如果个税囊括了工薪阶层,则意味着“向高收入者征收,调节居民个人所得”的个税征收初衷变了味道,变成恶劣的“一刀切”。
  宗庆后认为其议案的合理性有三:其一,税前扣除额刚刚进行的调整依然没有回到原来设立个税的初衷,而是将绝大多数工薪阶层一网打尽;其二,物价上涨幅度远远大于个税的调整幅度,目前的个税税前扣除额的调整明显滞后;其三,提高税前扣除额,不会对国家财政收入产生巨大影响,但对老百姓的影响却是十分明显的。
  欧广源:批项目比登天还要难
  得思想解放风气之先的广东代表团依旧言无不尽。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欧广源这次率先站出来充当批评者,3月12日广东代表团分组审议机构改革方案时,他直率地批评某些中央部委“政府利益部门化,部门利益审批化”。“你不公关,那个项目就拿不下来,你不跑,就没有办法。”
  “中国(面积)相当于一个欧洲,幅员这么大,人口这么多,如果部委都管到具体项目就很麻烦了!”“电厂、高速公路……哪一个项目都要跑到北京来批。”欧广源说,为什么现在各个省都有驻京办,工作人员也很多?实际上就是项目公关。所以真的要体现这次改革的实效,中央各部委还是要转变职能、下放权力。
  “当然我不是说所有权力都下放,中央宏观调控还是要把握一定的权力。”欧广源接着说,有些权力一定要中央高度统一,比方说军队、国防、外交等等,但是经济管理的权力可以下放一部分到省市。比方说一年给地方多少用地指标,就不要管具体审批哪一块地,哪一个项目。“微观的东西应该下放。”
  他认为,在这么大的国家,权力高度集中在中央部委,省市没有一定的经济调控权,各地就很难从实际出发来发展地方经济。
  陈绍基、吴刚:建国60周年大赦
  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等政协委员纷纷建议,希望国家能在明年建国60周年大庆之际对部分犯罪者进行特赦。委员们认为,这样做“有利于构建和谐社会,彰显国家恩德”。
  无独有偶,全国政协委员吴刚是重庆市发改委的副主任,今年他进京带来了10个提案,其中一个就是《关于建国60周年大庆之际进行大赦的建议》。
  他建议国庆60周年赦免9类罪犯,这9类罪犯包括:法律已经变更,原来的犯罪行为现在法律已经废止其刑,或者应受较轻之刑罚,但基于法律不溯及既往之原则,犯罪人没有享受减刑机会等,此外还包括国际通例规定可享赦免权的,如75岁以上老人。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