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行知教育思想在当代教育改革中的意义

作者:李凤元  时间:2005/12/27 18:56:09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一、引言
  2002年1月22日,《光明日报》三版发表了一则关于“教育部’做中学’科学教育计划启动”的消息。这则消息一开始就说,强调以动手的方式开展科学教育是国外科学教育发展的方向和趋势。类似’做中学’的科学教育方式,在美国和法国已分别经历了14年和5年的研究探索,取得了比较成熟的经验。”接着又讲了我国科学教育的不足,即“存在重结果、轻过程;重间接传授、轻亲身体验的偏向,学生动手能力和综合解决问题的能力不强。”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教育部与法国科学院签订合作协议,将法国的’做中学’科学教育项目引进中国”。 
  这则消息给人一种感觉,似乎类似“做中学”的科学教育完全是外国的东西,其实不然。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中这类优秀教育遗产很多,陶行知的教育思想和实践是其中的突出代表。 
  另外,新课程标准颁布以后,很多老师认为新课标完全是“新”的,因而不知从何入手,这也是促使笔者写作本文的原因之一。
  二、中国教育史上有过非常成功的“做中学”科学教育实践
  陶行知早在75年前创立的生活教育理论,其方法论就是“教学做合一”。“教学做合一”十分重视“做”在教学中的作用,认为“要想教得好,学得好,就须做得好”;“要在做上教,做上学。不在做上用功夫,教固不成为教,学也不成为学”;“教与学都以做为中心”;“在做上教的是先生,在做上学的是学生”。陶行知进一步强调“师生共同在做上学,在做上教,在做上质疑问难”,进而“师生运用科学方法在做上追求做之所以然”,要在“劳力上劳心”。陶行知所说的“做上教、做上学”也就是“做中教、做中学”的意思。陶行知甚至把是否重视“做”作为衡量教育是否真实的标准。他明确指出:“先生拿做来教,乃是真教;学生拿做来学,乃是实学”。而“不能引导人做之教育,是假教育;不能引导人做之学校是假学校;不能引导人做之书本,是假书本。在假教育、假学校、假书本里自骗骗人的人,是假人——先生是假先生,学生是假学生”。 
  在学习外国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妄自菲薄,不应该忘记我国教育传统,尤其是人民教育传统中一切有用的理论与实践经验。 
  陶行知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
  三、新课程标准与陶行知教育思想的契合
  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的传统教学中,对教学的“权威”的看法是“教师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向学生传授知识、训练技能、发展智力、培养能力、陶冶品德的过程”。在这样的教学中,教师负责教,学生负责学,教学就是教师对学生单向的“培养”活动,它表现为:一切以教为中心,学围绕教转。这样做实则是让教代替了学,学生是被教会,而不是自己学会,更不用说会学了。
  新课标则强调,教学是教与学的交往、互动,师生双方相互交流、相互沟通、相互启发、相互补充,在这个过程中教师与学生分享彼此的思考、经验和知识,交流彼此的情感、体验与观念,丰富教学内容,求得新的发现,从而达到共识、共享、共进,实现教学相长。
  看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新课标的这些新精神与陶行知先生的“做上教、做上学”的精神是一致的。新课标对教学本质的重新定位,是对教学过程的正本清源,也是对陶行知教育思想的再次肯定。
  现代教育心理学研究指出,学生的学习过程不仅是一个接受知识的过程,而且也是一个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方面是暴露学生产生各种疑问、困难、障碍和矛盾的过程,另一方面是展示学生发展聪明才智、形成独特个性与创新成果的过程。唯其如此,在“结论”与“过程”这两者当中,新课标强调“过程”,强调学生探索新知的经历和获得新知的体验。这一点,与陶行知先生的“要在做上教,做上学。不在做上用功夫,教固不成为教,学也不成为学”又是一致的。
  如果我们细细研究,我们还会发现陶行知的教育思想与当代课程改革有更多的契合点,这样非常有助于我们理解、学习、掌握新的课程标准,有助于我们继承与发展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从而更好地为我们的教育事业服务。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