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恋爱的心情去读书

作者:周国平  时间:2016/12/27 8:52:58  来源:网络转载  人气:
  看点:12月24日,2016年新学校年会在北京召开,著名哲学家,作家周国平就“阅读与人生”主题进行了长达2个小时的分享。
  “5岁第一次写日记是因为想记录吃糕点的滋味,17岁进入大学写诗是因为见到了很多漂亮的女同学,49岁出版第一本书是阅读唤醒内心种子之后的果实……”周国平分享了很多自己写作、阅读的记忆。那么,到底怎么读书?周国平总结了三不主义:不务正业,博览群书;不走弯路,直奔大师;不求胜解,为我所用。
  上学期间的读书实际分两个部分,课内阅读和课外阅读。课内阅读侧重智力教育,不仅仅是获取课本上的一些知识,主要的目标还是要让学生具备优秀的智力素质。课外阅读和功课没有直接关系,主要是侧重心灵的教育,但是他最后达到的目的是什么?就是成为有梦的人,有理想的人,有精神生活的人。
  读书有三个目的,第一个实用目的,读一些和职业有关的,和自己的专业有关的。第二个就是为了消遣,休闲,打发一下时间。第三种,真正的可以称之为阅读的读书,阅读过程本身就是在生活,是内心的生活,读书是进入精神生活最重要的一个途径。
  有一种阅读叫做青春期的阅读,其实就是从中学开始的,青春期的阅读和谈恋爱非常的像。恋爱最重要特点就是什么?第一个就是单纯,另外一个就是刺激。青春期的阅读就是这样两个特点,单纯,就是喜欢就是去读。
  我从小就喜欢读书,但是真正找到喜欢读的书就是到大学一年级的时候。17岁那年我刚进入北京大学,发现世界上竟有这么多漂亮的姑娘,当时感到快乐极了,幸福极了,我回想起上大学的日子,幸福感最强烈的时光就是那一段,非常美好。
  我上大学时的年龄比较小,年级里大部分女同学都是比我大两岁,他们眼中不会有我的,那个时候我也不懂谈恋爱。一旦哪一个女孩子看我一眼,我就会心跳半天,就通过写诗让心情平静下来。虽然上大学那会没有女同学看上我,但我却写了100来首爱情诗,那是我诗歌创作的一个高潮时期,我保存了自己青春期的很多心跳。我用恋爱的心情去看待一切,我就是在和整个世界谈恋爱,和整个人生谈恋爱。
  青春期的这种热情,很大部分我都投入在写诗和读书上。那时候我是哲学系学生,我读文学,尤其热衷读托尔斯泰,契诃夫等俄罗斯作家的作品。晚上宿舍灯关掉后,我就拿着书到厕所里读,到走廊里读,我真是放不下书。青春期那种痴迷,单纯的阅读,大学读书的经历让我成为一辈子都爱读书的人。
  读无用的书,做有梦的人,“三不主义”的读书法则
  那么,怎么读书?我做了一个总结,就是三不主义。三不,实际上关系到为什么要读?读什么?怎么读?
  第一个“不务正业,博览群书”,是指为什么要读?我从上学到工作,周围人对我有一个评论,就是不务正业。大学上哲学系,我看文学书。我到了中科院研究所研究德国哲学,但是我还是做了很多别的事情,周围的朋友都说我脚踩两只船,不务正业。
  但是,作为人来说,对生命有意义的都是正业,为什么要受自己的专业限制?一个人从事什么专业可能偶然,但作为一个人来说,应该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应该享受人为之为所有的精神的快乐。
  文史哲这些学科的区分都是社会的需要,但精神生活的内在层面都是不分的。我在即将出版的一本书中,主要研究两个人,严复和王国维。这两个人是最早把西方哲学引到中国来,王国维把德国哲学引进到中国,年轻的时候研究哲学,康德、尼采的思想他研究的非常的深。后来,他又搞文学,而且研究中国的戏剧史、国学,同时他还是中国新史学的开山人。
  周国平(资料图)
  阅读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一个人陷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面,很可悲,没有实现人的价值。
  爱因斯坦说专家就是一条训练有素的狗,在一个狭窄的领域里面训练有素,可以做出准确的、敏捷的反应。爱因斯坦并不是要否定专家,他的意思是说不可以仅是一位专家,如果仅仅是某一个领域的专家,人只实现了工具价值,却没有实现作为人的目的价值。
  第二个,“不走弯路,直奔大师”。这个是讲读什么的问题。我是主张读经过了时间检验的书,经典名著。为什么?首先是因为现在可选择的书太多了,一年出版的新书几十万本,怎么选择?有一个权威帮我们选了,这个权威就是时间,时间是最公正的。
  我主张读经典著作,还是因为这个是最划的来。一辈子可以读的书是有限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读二流三流的书?
  什么书是适合自己的?没有定论,要自己去寻找,在读书的过程当中,慢慢有了自己的感觉,了解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我经常遇到让我给开书单的朋友,其实没有一个适合所有人的书单,但是会有一个范围,从好书里面选择。
  黑格尔
  黑格尔说过,如果喜欢哲学,一定要到原著的神殿去寻找那些人。还有一位古希腊哲学家克里斯迪普说:有一些人很奇怪,虽然喜欢哲学,但是去读二手三手的鉴赏型书,这个就像一个人爱上女主人,但是害怕麻烦就去向女仆求爱。
  当代的作品,以后就成为经典著作。我曾经说,我不读活人的书,这个是有一点偏见。当代的著作中好书我也读一些。
  我相信人和人之间是有灵魂层面上的亲缘关系,这种亲缘关系可以超越时空。读书的过程就是在寻找那些和你灵魂有亲缘关系的人。不管是什么时代,什么国家的作者,他们都会是灵魂的亲人,阅读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和灵魂的亲人相遇的一个过程。
  第三点,怎么读?不求胜解,为我所用。我读书的时候会在感兴趣的地方进行圈点,以后再重新读一遍,不懂的地方也不会花很多时间去想到底什么意思,也许这些晦涩的地方连作者自己都没有弄明白。
  当然,也许重新读的时候之前不懂得地方也就明白了。所以读书的时候不要很较真,不是每一句话都必须得弄清楚。读书的过程就是在理解伟大作品资源,需要慢慢积累,读书的过程是受熏陶的过程,不一定是要在读书后非要记住什么内容。
  读书过程中,最快乐的感受是什么?是你会欣喜发现,书中的故事和观点自己也曾经历过和思考过,作者把读者的想法在书中非常清楚的表达出来了。
  阅读就是一个自我发现的过程,是把自己曾经有的东西唤醒的一个过程,就好象一个种子就开始生根发芽了,就开始开花结果了。如果读书就是单纯的去接受一些知识是挺苦的。
  我的很多作品都是这样来的,在读书的过程中开始不断思考一些问题,慢慢地就是变得丰满起来了。当然内在必须有一个积累,这样思想的种子才可以被唤醒。
  经常有人问我,周老师从时候开始写作?1986年我41岁,那年我出版了第一本书。但是我从5岁上小学一年级就开始自发写日记了。那会经常去叔叔阿姨家串门,他们都会拿一点糕点给我吃,我就想,过几天我就会忘记糕点的滋味,那岂不是白吃了?于是我就把每次吃糕点的感受写在一个小本子上,记录几月几号吃了什么,那种感觉非常满足。
  我写日记非常认真,尤其是在中学,我一天花时间最多的就是写日记,会写好几页,到大学我也都这样坚持。写日记的时候,就好像是在跟一个超脱本身的自己,理性的自我、灵魂的自我进行交流。
  回想起来,我就是通过写日记拥有了很多对事物的宝贵思考。对于一个人来说,最宝贵的财富就是经历,在这些经历当中的感受和思考,是别人无法代替的,应该珍惜它,应该留住它,留住经历和思考的一个方式就是写日记。我觉得通过写日记,我活的更认真了,在生活过程当中,我会仔细地去观察什么东西是有意义的,那么我就会更认真,更多去投入。
  谁是我们最好的朋友?就是你自己。自己是不会背叛自己的,就是更理性的一个自我,更好的一个自我,就是让他觉醒,让他去感受,让他去思考,这样你就变得丰富和高贵。我们还需要另外一个朋友,这些朋友就是好书,就是活在好书当中伟大的灵魂,经常和他们来往,可以让你变得强大,变得更丰满。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