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大附中听选修课

作者:周 析|  时间:2005/5/6 20:44:26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北大附中在高二年级开了一门选修课叫“说文解字”,大家管它叫“文字学”或“奇妙的汉字”,主要内容是讲解字的字形字义以及与此有关的习俗、有趣的故事等。这一次,陈振群老师讲的是“和人有关的汉字”。上课一开始,她就在黑板上写了‘人”、“民”、“臣”三个字,然后从字形入手逐一讲解它们的本义及引申义,接着又讲了与其相关的“从、比、北、众、女”等字,一堂课下来,黑板上画满了形状古怪的篆体字。
  文字学是大学中文系才开的课程,并且在有的大学即使是中文系也是选修课,而在北大附中,学生们在高二已经早早地接触到了这门课。开这门课的陈振群老师说,当初开课的理由有两个:一是学生经常写错别字,二是学生对古代文化的了解非常少。陈老师认为,学解字可以学成语,比如“敝帚自珍”中的“敝”就可以根据字形学习它的意思,这样,不用死记硬背就能掌握这个成语了;还可以通过学解字学习课文,如《察今》中有“一镬之味,一鼎之调”,可以通过讲“镬”和“鼎”的区别来理解课文。“这不仅是帮助理解课文,对课外知识也是一种补充”,陈老师认为“说文解字”这门课应当引发学生的兴趣,在增加兴趣的同时让学生了解中国文字的奥秘,然后了解一些古代文化常识。
  说到让高中生学习“说文解字”的难度问题、陈老师认为一点儿都不难,因为她只是让学生了解一些最基本的东西,而且她自己设计了一种讲课方案——将文字归类,一节课讲一个专题,如讲“与器物有关的汉字”,讲“与武器有关的汉字”,讲“与人有关的汉字”,学生们对这些很感兴趣,学得也快。
  文字学课的基本形式是由老师讲、学生听,但也有特殊的。陈老师有一次带着她的学生去了北大考古系看考古展览,让同学们具体地看“鼎”是什么样,“镬”是什么样;将来要有时间,还要去故宫看太和殿上的十个小兽图案,因为他们刚学了“猊”(十兽之-)。
  在北大附中,像这类的选修课有很多。林芳华老师曾开过美国19世纪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诗歌的选修课,和学生们一起朗诵、解读、讨论这位现代主义诗歌先驱的作品,学生们由此产生了对现代诗歌的兴趣,自己在课外创作了很多诗歌。
  目前,北大附中一学期开有10多门选修课,主要是在高一、高二开,每周一次,安排在下午两节课之后。每学期开学初,学生先看有哪些老师开选修课,开什么课,然后选自己喜欢的,选完之后把名单报到教导处,教导处再对个别课程的人数进行适当调配,以免出现有的课人数过多或过少的情况。选修课的形式有多种多样,如多媒体课就在多媒体教室上,流行歌曲欣赏课绝大部分时间就是给学生听歌。选修课在平时没有作业,学生若有兴趣可以自己去做,学期结束了进行考查,考查形式根据各门课的特点选择是笔试还是口试,是开卷还是闭卷。自1998年北大附中开设选修课以来,先后已开设过60多种课程。
  负责选修课的程翔副校长告诉我们,目前北大附中的选修课还处在一个比较低的层次,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开选修课主要是为了满足学生的需要,正常的应该是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对某一个领域感兴趣,学生提出来,然后学校满足他的要求;但从现在北大附中开设选修课的方式来看,主要是先由老师来提出要开哪一门课,然后让学生来选,是首先老师有某项特长,是老师的课让学生来适应,而不是学生需要某方面的发展,老师去满足他们。北大附中开选修课也出于这样一种考虑,即使老师能在开课过程中得到发展,不要只局限于他教的学科,在学科之外也应广泛涉猎。
  也许在全国,像北大附中这样开设选修课的方式是一种典型,因为在现有条件下,由于师资或设备的原因,学校不可能完全满足学生的需求;但如果能利用眼前的条件,让学生来充分学习老师的特长,学到更多的东西,这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
  在提倡素质教育的今天,我们很容易想到选修课与素质教育的关系。程翔老师认为,素质教育一是要使学生全面发展,二是要发展学生个性,三是要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他认为北大附中开设选修课是符合素质教育要求的。这些课程有的与高考有关,有的与高考没有直接关系,但无论是不是有关系,都照样开,只要是能够发展学生的。开选修课的目的是在提高学生的素质,发展素质教育,使每一个学生的爱好、特长、个性都有所发展和提高,既然是这样,那么就木要有太多的功利目的。有时候一堂普通的选修课,一次小小的点拨,都可能对学生的成长产生不小的影响。选修课没有作业,它不增加学生的课外负担,但它能激发学生学习的兴趣,学生觉得有意思,就会主动去钻研。程翔老师曾经开过“现代汉语词语学习”的选修课,学了之后,学生发现:原来现代汉语词语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东西呀。平时不注意,但学了之后就知道了,于是今后才会有意识地去对待这些问题——收获就在于原来是无意识的,而现在是有意识的。
  另一方面值得一提的是北大附中的开放氛围和超前意识。在北大附中,老师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特长和爱好开设各种各样的选修课,小到一个作家的作品,大到某个领域的知识;学生们可以自由选择那么多“杂乱”名目的选修课,无论与必修课有没有直接关系。很多知识也许木是他们这个阶段的学生必须学习的,但他们学了,而且还学得很投入,这等于说他们比别人提前知道了一些东西,或者说他们比同龄的学生知道得多。
  程翔副校长希望今后的选修课发展要加大力度,等到达到一定条件、具备一定优势的时候,使它再上一个层次,即由学生提出来要学的课程,老师来给予满足。同时,通过一段时间,把选修课的内容固定下来,形成选修课的教材。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