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情雅淡,至境悠远——兼谈姚鼐及《登泰山记》的现代性意义

作者:安徽桐城六中 张国建  时间:2012/5/17 16:12:53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登泰山记》是桐城派集大成者姚鼐偕友人冬日登泰山观日出的一篇游记奇文,文章语言洗练,情感含蓄,境界悠远。但大多数老师在教学本文时,只是让学生们感受到祖国山河之壮美。至于姚鼐在本文中所体现的深层情感不作分析,尤其是作者的人格魅力及其哲学人生境界未能涉语,因此,这未免降低了本文作为奇文的档次,领悟不到本文所蕴含的奇特的兴致所在,更品味不出暗含其间的悠远的奇境。尤其是姚鼐及其奇文的现代性意义难于概括与阐释,这样自然使得教学拘于传统,流于文表。
  有人认为,作者来到泰山尽管为着观日出,欣赏壮观的自然美,这是作者出行的最终意图。实则未必,据史料记载姚鼐是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进士及第,做过兵部主事,刑部郎中,记名御史等。《四库全书》编纂后,因与纪昀(纪晓岚)等人心意不合,决心辞官归隐。而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正是作者辞官归故里的日子,姚鼐登泰山,正由于当时处境和心情决定的。泰山已成为他的精神寄托。的确,在本文中,姚鼐对于自己的内心世界,几乎未着一字,姚鼐的情感是隐藏的。在文中,他只记他的所行与所见,读者看不到坦露的情感。但能否说他寡情乏感?要知道,姚鼐登泰山是在乾隆三十九年十二月的丁末(农历十二月廿八),而观日出是在戊申(农历年的最后一天)。古人观泰山日出者甚多,但像姚鼐在除夕日,而且冰天雪地中,实为史中之罕见。他图的是什么?不仅是饱览自然山水美,我想更是包含了他宦海浮沉的万千感慨和走出樊篱“复得返自然”的欣喜之情。因而,行文展露的既有儒家所应具有的努力而为之的积极进取之精神,更有老庄超拔脱俗的一面,正如明代张岱在《湖心亭看雪》中所恪守的纯净纯美纯洁的哲学人生境界。
  我想,《登泰山记》一文很美,既美在语言简练,温润清新,情感深含未露,大道从容;又美在作者那独特的哲学人生品味,真可谓是至情雅淡,至境悠远。然而这一切,正是我们当代人,特别是从事教师职业者所学习和推崇之处。下面就姚鼐及《登泰山记》所展现的现代性意义概述如下。
  一、雅淡悠远的姚鼐是亲近自然的。文人亲近自然,自古如此。但姚鼐的亲近自然总带着那种超拔的浩气。他对山水是挚爱的,对行程是坚定的,不为风雪所阻,不为季节所拘。古人登山,往往是暮春时节,或秋高气爽之时,而姚鼐却在理应合家团圆的除夕选择登山,再加上当时泰山“道中迷雾冰滑,磴几不可登”“雪与人膝齐”的情况,可见姚鼐对泰山的膜拜之极,对自然山水的挚爱情深。然而,我们的教师呢?能做到这一点吗?不要说天气不佳,就算天气晴好,大多数人也是蜗居在家,喜好娱乐,忙于应酬。且说,我们桐城境内的大别山脉,有居多峰谷,像屋脊岭等,又有多少人涉足?在浮躁的今天,价值观有些变异的当代,作为青年教师,更应亲近自然,拥抱自然,以自然清纯的山水润养我们的心境,恪守着一份雅淡。这也是教师的责任传递之举吧。
  二、雅淡悠远的姚鼐是严谨务实的。姚鼐此行登泰山的目的,尽管并非进行科学考察,但更体现了一种严谨求实的素养。
  姚鼐是桐城派散文的集大成者。在理论上,他承继方苞到刘大櫆的文学理论,并有长足地发展,提倡义理、考据和词章,特别重视学问考据。这一点在《登泰山记》也处处显示出来,如写泰山的地理形势,登山的路径,南北东西,方位距离,无不言之确凿,乃至由南麓登山“四十五里”“其级七千有余”,写出了准确的数字,尽显了姚鼐重“考据”之风格。这一点,也对我们青年教师润泽很深。教师是素养的展示者,更是传承者。传承要严谨,追求须务实。唯有如此,才是推动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力避教育虚浮,从而存真去伪。
  三、雅淡悠远的姚鼐是固守教育的“园田”。据史料记载,在明清两代,桐城西区一县竟有进士265人,举人589人。在清朝时期,可谓“文章甲天下,冠盖满京华”。可以说是桐城派成就了桐城的名声,这一点在姚鼐身上体现比较明显。在《四库全书》编纂结束,姚鼐乞养归里,不入仕途,时年44岁,大学士于敏中、梁国治先后动以高官厚禄,均被辞却。姚鼐认为“古之君子,能从容进退,庶免耻辱之在咎已尔。”由此,姚鼐深悟官场之道,自己隐身退出,追寻适合自己的哲学人生,固守着教育的“园田”,传承着儒学之道。自乾隆四十二年起,姚鼐先后主讲扬州梅花书院、安庆敬敷书院,歙县紫阳书院、南京钟山书院,致力于教育。因而他的弟子遍及南方各省。由此观之,作为今天的我们教师深受感动。姚鼐在教育的百花园中,坚定执著,勤耕赤诚,一心一意,乐此不疲。然而,现今不少教师源于职称问题、薪水问题而牢骚满腹,心地不纯,易被诱惑所伏,不求进取,甘于平庸。想想姚鼐他的那份至情雅淡,那份人格纯正,难道不是一种务实的人生哲学?他的那份从从容容的心态,延其年,增其寿,难怪姚鼐活到八十五岁,也是他人格魅力的一份最好的证明。正是这种淡远,体现了姚鼐静重而博厚的文化内力。
  四、雅淡悠远的姚鼐是刚柔相济的。姚鼐著书立说,曾概括文章有阳刚、阴柔两大类风格,两者都不能偏废。而对姚鼐自己,文风简约雅淡,偏于“阴柔”之美,但其人格并非柔弱,可以说为人不乏刚性。不过,在人际交往中,能避开锋芒,保护自我。可是在精神风格中,却能呈现出强者风范。在《登泰山记》中,就体现了这一点。姚鼐在满天风雪之时,能与自然周旋,顶风冒雪,天寒地冻,艰难行进,旅程艰辛,常人难以想象。但姚鼐并没有强化登山之苦,反而乐此不疲,从容镇定。姚鼐本身难道不是一座“精神泰山”吗?刚健劲拔,坚毅执著,而他的雅心豪情,却藏而不露。他正用自身的经历与挑战诉说着人格的崇高与刚性之美,同时又用自己的独特雅淡文风折射着一种柔而不弱,淡而有情的神韵气雅。
  在现时,作为教师,人格体现也要做到刚柔相济,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人是自然人,在困境面前,坚强超拔,在自豪时,也要展示出从容静雅,能固守自我,不为俗尘左右;甘于寂寞,乐于研究著述,用自己良好的康健的道德情操和人文素养渐染着学生。我想,这本身就是刚柔相济的体现意义所在吧。
  泰山是座令人敬畏的山,而姚鼐游历泰山,躬亲体验,以一篇迥异前人的《登泰山记》丰富了泰山悠远的奇境,同时也折射出自己雅淡人格。当然,响彻清王朝的桐城派更是一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文山,在这座静穆无声的文山世界里,我们有幸拜读姚鼐至情奇文,感受着他那晶莹纯洁的心地,品味着他那雅淡质朴的心怀,体悟着他那悠远切实的哲学人生,我们不幸福吗?其实,一个人可以成就自己的一座山,姚鼐做到了。我们要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我们心有膜拜,方能行进。这也许就是姚鼐及其《登泰山记》所蕴藏的对我们当代青年教师有所裨益的现代性意义吧。
  2012、3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