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青草更青处漫溯的快乐——重读《声声慢》课堂实录

作者:不详  时间:2008/6/29 18:54:57  来源:会员转发  人气:
  这是一堂很成功的课,首先是思路明确,围绕一个“愁”字节节削笋,最后得出“人非物已非”的哀叹,用“人非物已非”来概括李清照的一生,是再恰当不过的了。她待字闺中的快乐,婚后与夫饮酒赋诗的情趣,精心收藏视若生命的金石……都随着南渡而烟消云散。这首词写出了词人的一生,同时也涵盖了人生无常的哲学意蕴。
  刘熙载曾在《艺概》中说:“山之精神写不出,以烟霞写之;春之精神写不出,以草树写之。故无气象,则精神亦无所寓矣。”教师在这一课就是引导学生通过诗词意象来把握词人的感情脉络的。如黄花、过雁、梧桐、雨等,并在教师的引导下拓展了这些意象的涵盖面,大大拓宽了学生的精神视野,提升了学生的审美情操,真是为学生上了一道哀愁的精神大餐。学生在课堂上一方面汲取着来遥远年代的文化精华,一方面又构建着自我的精神审美。
  同学们朗诵已经差不多了,你读过之后,这首词给你怎样的感觉,第一印象。
  陈志鹏:凄惨凄惨。
  教师: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呢?
  陈志鹏:惨。凄。
  张焱焱:我觉着这首词和上首词(醉花阴)一样,都是表达出作者的愁。
  [纲举目张为小船撑了一支长篙,以便向青草更青处漫溯。简约而不简单。]
  文章通篇都是写愁的,那么我们可以简单的比较一下,这首词是写愁的,上节课我们刚刚学过李清照的另一首词《醉花阴》,也是写愁情的――薄雾浓云愁永昼。两处愁有什么区别吗?你看,从它的内容,从它的情感,从它的程度上来看一看,两处愁什么区别?
  王毅:我觉得《声声慢》这首词的愁比《醉花阴》的愁更深一些。
  教师;具体一点。
  王毅:前面说黄花时只是说瘦,而这里的“憔悴损”说明凋零、枯萎、殆尽了
  [这里纵向比较以便学生有个参照物加以赏析,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可惜最后没有把这首词的最大价值再次利用上。]
  教师:我想问问赵恒,你刚才看这段话没有?
  赵恒:没有。
  教师:所以同学们应该自信,相信自己的阅读鉴赏能力
  [在这里非语文因素的介入愈显得课堂真实可触。]
  其实连用十四个叠字的,可以说前无古人,暂无来者。我们写作并非一定要连用这么多叠字,古人有时只是连用几个叠字,就有无限的妙处。
  比如李清照的“庭院深深深几许”。
  如果要我们来写可能会是“很深的庭院”,或是深深的庭院。而这就是叠字的妙处。
  刘驾还有诗:树树树梢啼晓莺,夜夜夜深闻子规。
  还有我们学过的《木兰诗》中的“唧唧复唧唧”,还有“行行重行行。
  还有另外形式的叠字,比如说刘希夷的《代悲白头翁》中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年岁岁,岁岁年年,重复使用。
  单个字叠用最长的就是我们讲过的:浮云长(zhǎng)长长(chángcháng)长(zhǎng)长(cháng)长(zhǎng)长(cháng)消。
  这就是我们写作文可以借用的地方――叠字。
  [其实这里不是信息的走马场,一切信息的出现都是为中心议题服务的。必须对所引信息加以处理,不可亮在那里。当然教师也提到了学之以法的道理,其实这时说与不说已不那么重要了,现场过程即是方法,学生的悟性自然晓得教师的结网打鱼之法。]
  其实同学们找一找李清照词中经常这样运用(以时光难挨来反应内心的悲愁)。上首词(醉花阴),怎么讲的――
  还有吗?
  教师:怎么讲,(这时的张泽阳是抱着翻译书在那里读别人的观点,在我的追问下,她承认没有想好,坐下了)。没有想好。
  教师:我不希望同学们拿着参考书来念。自己的感悟也许很浅薄,但是最是最真实的
  [教师语言简略,辟出大量时间供学生发言。同时也不避瑕疵,给抱资料书念的同学以心灵的纠正。]
  张焱焱:是这一句“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与上一首的“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个形成对比,上一首词写的是她思念自己的丈夫。下首词丈夫已经去世,而且国破家亡,然后作者的心情就变得更加的惆怅,“满地黄花堆积”,就让人看到一副更凄凉的画面。
  教师:更凄凉的画面。如果说上面的黄花是飘零、消瘦,但毕竟还是盛开的,还是绽放的,还能让人有一丝怜爱之心,而这里的黄花是“黄花堆积”,已经惹不起任何人的怜爱,所以作者说,“如今有谁堪摘”?更写出了自己的悲情
  [这里赏析的不到位,教师应即时开渠疏水,引流入海。“人比黄花瘦”,黄花本来就憔悴不堪了,人比之还要清瘦。如今黄花已从繁茂而至凋零枯萎,花季已过竟无人堪折,为何?弦外之音是人心也已随花枯萎,物是人非怎堪折!更加烘托出女主人公万念俱灰,事事罢休的心态。]
  赵恒:憔悴损,有可能是因为凉风把这些菊花的花瓣吹的一地,可能感觉很凄凉。但是我觉得“憔悴损”还有一层意思,是写到自己。“如今有谁堪摘”也是的,不一定只是说菊花凋零一地,没有人怜爱,也有可能是说到自己,丈夫去世之后,自己也是人老珠黄,没有人来怜爱。(教师插话:就是这样)满地黄花堆积,是开得很茂盛,而不是堆积到一起。
  教师:她的疑问,更加深了我们的理解,这里的堆积可以是绽放的花朵的堆积,也可能花飘零之后的堆积。秋风正急,也有可能是被吹落的花瓣的堆积。
  其实在里写菊花,也是暗示自己,以花来写人。
  赵星:应该和“满地黄花堆积”对比一下,也就是说,黄花是风可以吹走的,黄花的愁是可以带走的。而后文的愁即使雨停了,也带不走。也就是说她愁非常深。
  [这是最为出彩的地方,在思想的火花撞击之后,学生创造的闸门就打开了。课堂上即使有这么一点闪光点也就是成功的了。]
  教师;其实李清照另一首写愁写大雁的词同学们应该熟悉: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引用这一资料,课堂就显得表纵深感了,抓住“旧识”两字,就足以令人潸然泪下了,不识也许还不至于有阴阳相隔的断肠之悲,那只旧时传递书信的大雁还在,但丈夫已经不在了,现在雁还能传书,但已没人写书了呀,所以是“雁过也,正伤心”。]
  教师:我们知道古代有鱼雁传书的故事,这只旧时相识的大雁,也许过去曾经给丈夫传过书信。如今呢?我们用一个词来形容。
  [这个球可以让学生接,由学生自己得出答案。]
  教师:还有一个写的最精彩的地方。我之所以没有说,是因为我没有理解透,不知道她是怎样写愁情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在学生没有伸到的地方,教师以卖个关子的形式再次激起学生的发言欲望。胸无丘壑者是不能做到这一点的。]
  王毅:秋天梧桐叶子落了,打在上面,给你一种凄冷的感觉。还有黄昏。
  [这时学生的表达,未及本意时,教师就可以大胆地发挥平等意义上的首席作用。用诗的语言,阐释诗的语言。冰冷的秋雨点点打在叶上,可滴滴敲在人心上啊!] 
  教师:贺铸的《青玉案》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这时的雨下得时间长,缠绵。
  (当时讲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妥,课下查了一下,是这样介绍的:在气象上,把梅雨开始和结束的时间,分别称为"入梅"(或"立梅")和"出梅"(或"断梅")。我国长江中下游地区,平均每年6月中旬入梅,7月上旬出梅,历时20多天。虽然季节不太对,但雨的特点是对的。)
  [这里可以对比李词贺是闲愁,李是浓愁,国难家愁。]
  时光雕琢点评

文章评论

共有 0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