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满地黄花堆积”——李清照《声声慢》赏析

作者:无锡市辅仁高级中学 李曼泓  时间:2007/11/13 0:44:29  来源:会员原创  人气:
  宋代词坛名家辈出。其中婉约派词人李清照的作品,又常常是一个说不尽道不完的话题。笔者不揣浅陋,敬以此文,就正于方家。
  《声声慢》词是李清照南渡后的代表作之一,它充分展现了作者在艺术上的精湛造诣。正因如此,这首词为后世文人学者所关注。对其研究揣摩之精细,亦非寻常作品可比。诸如对开篇七组叠词的内涵及层次的分析、对“晚(晓)来风急”的推敲等等。本文欲就该词下阕首句“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的理解谈一点看法。
  在《宋词三百首详注》中,对该句的注释是:“(菊花)枯槁凋零遍地,枯萎得不成样子,如今有什么可摘的呢?” 这种说法为大多数人所认同。然而细细品味,这样解释却有自相矛盾之处:既然是“凋零遍地”,又何谈“摘”?即使要摘,又为何偏偏去挑那些“枯萎”的呢?
  “黄花”,即菊花。《礼记•月令》中有“菊有黄花”之句。据说在王安石、欧阳修之间曾有一段关于菊花的文坛公案。据《西清诗话》记载,王安石写了两句诗:“黄昏风雨暝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欧阳修读到后“笑曰:‘百花尽落,独菊枝上枯耳。’因戏曰:‘秋英不比春花落,为报诗人仔细吟。’”荆公(王安石)闻之曰:“是岂不知《楚辞》‘夕餐秋菊之落英’,欧九不学之过也。”(笔者案:《楚辞•离骚》“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一句中,“落英”意即“盛开之花”,并非“落地之菊花瓣”。史正志在《菊谱后序》中指出菊花有落有不落的,花瓣结密的不落,花瓣不结密的多落。又指出菊花初开才可餐,枯落了就不能吃了。故王安石以此回答欧阳修的质疑是不妥的。)明代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中也记载了这则故事,但诗句略有不同。不管此事真假,我们至少从中得知一点:菊花确有凋落于地的品种,但较为罕见;绝大多数菊花只是枯槁于枝头,并不落瓣。
  读易安词,可以发现她常以黄花为物象传达内心情感。词人爱菊,是不言而喻的。菊可种于盆,也可栽于地。倘若种得多了,放眼望去,高高低低,层层叠叠,自然会有“满地堆积”之感。所以,“满地黄花堆积”是作者摹写眼前所见:正值菊花当令之时,盛开的菊花一团团,一簇簇,铺满庭院。
  那么,“憔悴损”的主语是不是“菊花”呢?也不是。易安夫妇志同道合,归来堂上品茗斗书,传为佳话。两人伉俪情深,即使只是小别,李清照也因不堪相思之苦而留下了像“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醉花阴》)这样缠绵的句子。伊士珍在《琅環记》中提到:“易安以重阳《醉花阴》词致明诚……”清照当年难耐生离之苦,而今又怎消死别之痛!眼前黄花如昨,却已物是人非事事休!所以,“憔悴损”的主语是“我”。这是词人自况:看到这满地盛开的菊花,想起早年与夫婿携手同游的甜蜜;如今孤身一人,形容憔悴。面对此情此景,怎不令词人悲从中来?
  于是,很自然地有了“如今有谁堪摘”一句。这可看作是词人的内心独白。或许当年清照夫妇曾有过“采菊东篱下”的闲情逸致;或许赵明诚曾经亲手摘下盛开的黄花插到清照的鬓间。但此时此刻,词人还怎么会有兴致像当年那样去采菊花?联系词的上阙,这种抚今追昔的情绪非常明显。比如“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又常常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起《一剪梅》词中“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等句子。
  《声声慢》词写黄花(菊花),既属情中所见之景,亦是将意想化景入情之笔。综上所述,这三句词可以理解为:“遍地菊花盛开,而词人却满心伤痛,形神憔悴,此时此地再也无心去摘那盛开的菊花。”笔者认为这更符合全词的意境。

文章评论

共有 1位用户发表了评论 查看完整内容

  • 笑看春秋 于12-10 20:55发表评论: 第1楼
  • 据说在王安石、欧阳修之间曾有一段关于菊花的文坛公案。据《西清诗话》记载,王安石写了两句诗:“黄昏风雨暝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欧阳修读到后“笑曰:‘百花尽落,独菊枝上枯耳。’因戏曰